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提问

#楼主# 2020-2-10

跳转到指定楼层
"“自古多情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千百年以来广为人传唱不衰的柳永词,和关于柳永的故事更是数不胜数,多如柳词一般凄美动人,哀怨又婉约的的词作,自封“白衣卿相”的浅吟,叹息人生又怎是史家笔下那只言片语……<br>  柳永,原名柳三变,排行第七,也称柳七。其父,叔,兄,子,及两侄儿皆中过进士,可谓“安装公司取名四个字的满门进士。”柳永也中了科举,不曾想到他作的《鹤冲天》中有“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一句惹恼了宋仁宗,丢了官职。仁宗很生气,便把关于取名字的有趣的故事柳永的名字从中榜名单中抹去,笑骂:“此人好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词去。”落榜后,柳永自称:”奉如果只是一场梦旨填词,何等潇洒!<br>  据说完颜亮读罢柳永的《望海潮》一词,称赞杭州之美:“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立马吴山之志”,隔年以六十万大军南下侵宋。文人笔下的四月,爱的纪念美景能让敌国引兵来侵,足见柳永之华了。恐怕千百年间,也无人出其右吧?<br>  “柳永为举子时,多游狭邪,善为歌辞。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西夏归朝官云:‘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柳永考中过进士,后赐进士及笫,却在青楼里教妓女们谱曲谈唱自己的词,连西夏官员回木栈道的小诗去后都称‘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永词。”可见影响之大了。<br>  更为人称道是,这位柳七和名妓们的浪漫故事。有位名妓谢玉英,色佳才秀,最爱唱柳永的词。啼笑姻缘黄梅戏李白柳永才高气傲,引宋仁宗生气,只授柳永馀杭县宰之职。途经江州时,他照例流浪妓家,结识谢玉英,见其书房有一册“柳七新词”,都是她用蝇头小楷抄录的。因而与她一读而知心,才情相配。临改变你自己阅江楼一行时,柳永写新词表示永不变心,谢玉英则发誓从此闭门谢客以待柳郎。柳永在馀杭任上三年,又结识了许多江浙名妓,但未忘谢玉英。任满回京,到江州与她相会。不想玉英又接新客,陪人喝酒去了。柳永十分惆怅,在花墙上赋词一首,述三年前恩爱光景天地尽,唯我独在,又表今日失约之不快。最后道:“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赋,试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br>  谢玉英回来见到柳永词,自觉自己没守约定,后悔莫及,于是变卖所有东西,到京城寻找柳永,经历了千辛万苦,谢玉英在东京名妓陈师师家找到了柳永。谢玉英就在陈师师东院周易命理学视频住下,天天唱词饮酒。到后来柳永是连吃饭穿衣都全靠那些青楼名妓们供给。""任作白衣卿相,风前月下填词。""的柳永干脆将为妓女们专业填词做为主业了,而那些妓女们总是以求得柳永一词为抬高身价的资空手相应的词语本。他也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br>  柳永晚年穷愁潦倒,死时一贫如洗,谢玉英,陈师师一班名妓念他的才学和痴情,凑钱替其安葬。出殡时,东京满城名妓都来了,半城缟素,一片哀声。谢玉英为他披麻戴重孝,两月后因痛思柳永而命盘火土刑性冷淡去世。死后亦无亲族祭奠,每年清明节,歌妓都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称之“吊柳七”或“吊柳会”给药师佛上香右边差一块是为啥,亦称为“群妓合金葬柳七”。<br>  以至柳永死后,渐渐形成一种风俗,没有入“吊柳会”、上“**生辰八字有官印但无杀**冢”者,甚至不敢红尘怨,叹潇湘到乐游原上踏青。后人有诗题柳永墓云: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柳七坟。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br>  两句“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便是对柳永最好的平价。是幸还是不幸?谁说得清?"
转播转播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关于作者

滔话翰缆

论坛元老

  • 主题

    17447

  • 帖子

    17447

  • 关注者

    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